草莓视频成视频app深夜释放自己

解释一下上章的问题:上章有人提王太卡学生时代是校园一霸的事情,问是不是BUG。我解释一下,上章说的是王太卡是一个对未来(划重点:未来)甘于平凡的人,但是在学校里还是很优秀,所以和校园一霸不矛盾。他只是对自己和宋香菜的未来变得消极了。也正因为这样,宋香菜看到王太卡从一个校园风云人物,野心勃勃的家伙,变成一个没有斗志的人,觉得自己耽误了王太卡,也促使了宋香菜离开。

伏笔写了那么多,这些小细节我以为大家看得出来。基本设定我还是没忘的。

因果明确,逻辑自洽,合情合理。解答完毕!

————————

宋香菜走近病房,发现人来的还真全。

王太卡的病床旁边,左边依次是知恩酱、程体操、素丸子、龙崽子、迷妹明、熊猫静等皇冠的人。右边依次是充儿、泰妍、徐烦烦、雪球、帕尼、侑莉和奶圭。

囧晶和蠢卡两个人也是前脚刚进病房,宋香菜又听到后面的脚步声,只见大白菜冒冒失失的跑过来,一脸着急的神色。

场中最懵比的绝对就是程体操了,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这里忽然就变成电视台了?以往看不到的偶像,今天还扎堆了?

关键是,大叔有这么大的影响力?而且居然和Victoria认识!为什么不早说!难怪自己当初说崇拜的人,大叔的笑容特别的怪异。

那么自己现在该干点什么?程体操想了想,决定装傻,自己啥也不知道,自己只是一个路人,啥也别问我。

而其他人看到宋香菜姗姗来迟之后,谁也没说话,但是氛围很显然,不是很好。

宋香菜没有搭理这些人,而是走到床边,看着昏迷中的王太卡,有些心疼。

爱摄影的文艺女青年森女系写真

等宋香菜想再走近一点的时候,知恩酱却向前一步,拦住了宋香菜,不想让宋香菜到王太卡的床边。另一边充儿和泰妍也走了一步,意思很明显了。

宋香菜笑了笑,看着知恩酱,问道:“怎么?”

“没怎么。”知恩酱耸耸肩,说道:“恐怖分子需要静养。”

“这屋子里面的人都可以踢足球了,要静养也好。”宋香菜说道:“不如出去等。而且我想,大家也都有自己的事情吧?那就先忙吧。如果王太卡醒了,我会给大家保平安的,对的,就不劳费心了。”

此言一出,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迷妹明已经忍耐了太久,这个时候终于忍不住了,说道:“Victoria,如果这句话是IU或者允儿说的,我马上就走,绝对不会打扰阿尔伯特欧巴休息。但是你,又有什么资格代表欧巴呢?”

宋香菜反问道:“那你又有什么资格反驳我呢?”

迷妹明说道:“你觉得,阿尔伯特欧巴还喜欢你吗?”

宋香菜想了想:“反正不会喜欢你就对了,是吗?”

迷妹明脸色瞬间苍白,咬咬嘴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居丽则是拉了拉迷妹明,站出来说道:“Victoria,我们也只是担心欧巴。而且欧尼也没什么时间陪伴欧巴吧?”

宋香菜反问道:“所以呢?你们现在难道不是王太卡公司的旗下的偶像?那么最应该做的应该是好好工作吧。等他醒过来,他会有多失望?”

“给他最多失望的,是你吧?”素丸子说道:“之前你对他什么样,以为我没看到吗?”

宋香菜点点头:“所以,我会弥补。”

知恩酱被逗笑了,说道:“这话说的也太轻松了,好像一切就一笔勾销了一样。”

龙崽子沉默了许久,也是说话了:“Victoria欧尼,知恩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宋香菜被逗笑了:“果然是好亲故啊,帮着说话。你和IU,还有露娜。可是我怎么听露娜说,自从皇冠那件事之后,人家IU就没再提起过你呢?你们现在还有那么熟悉吗?出了事就马上分割的童年亲故?”六号

知恩酱有点炸毛:“你想挑拨什么?”

“我没有挑拨,实话实说。很多事情没必要拿到明面上,但是我知道。”宋香菜耸耸肩。

龙崽子咬着牙:“Victoria欧尼,有些事情现在做已经晚了。”

宋香菜点点头:“所以以后穿好衣服再跟王太卡视频聊天了,好吗?”

龙崽子脸色涨红:“那根本是假的!”

“我知道啊。”宋香菜说道:“但是就像你说的,有些事情现在解释已经晚了。你知道是假的,但别人不知道。我对王太卡的感情,我知道是真的,你们也不知道。”

龙崽子脸色一会红,一会白,最后直接气得推门而出,委屈的眼里都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转。

充儿忍不住想说什么,泰妍却拉住了充儿,然后盯着宋香菜看了看,说道:“对,你说得对。就算有些事情要说明白,也不是在鱼达欧巴的面前。别吵到他休息了。我们出去吧。”

泰妍发话了,起码少时几个人确实是出去了。充儿回头看了看王太卡,也跟着出去了。皇冠几个人在居丽的带头下也离开了。蠢卡拉着囧晶和雪球也出了门。懵比的大白菜门还没进来,就只好在外面等着了。

知恩酱恨恨的看了宋香菜一眼,但是她也不想在王太卡面前吵,所以也跺跺脚出了门。

只剩下程体操,看着宋香菜,说道:“你好,我是……大叔是……”

宋香菜看了看程体操,说道:“我知道,听他提起过。不过我能和他单独待一会吗?”

“当然,当然可以。”程体操连忙出了门,今天感觉自己好来错了。

一群人直接去了隔壁空着的病房等着,但是默契的谁也没离开,谁也没说话。

病房里只剩下两个人,宋香菜坐在王太卡的床边,轻轻握着王太卡的手,默默凝视着王太卡。

“挨劈卡……”

宋香菜沉默了良久,才继续说着。

“为什么呢?为什么你能对我这么执着,这么坚定,这么不顾一切?为什么呢?”

王太卡躺在床上,双眼紧闭,脸色泛白。

“臭沙比?”

曾经的暗号说出口,当初的默契,如果这句温柔的埋怨说出口,就代表和好的意思。可王太卡此时已经没办法清醒的表达自己的欢喜了。

宋香菜凝视着王太卡,这一切感觉就像是假的,她怎么也不相信王太卡会昏倒,这个家伙,不应该是永远打不垮的吗?

如果说刚刚在来的路上,宋香菜还确定自己问心无愧,但是当看到陷入昏迷中憔悴的王太卡之后,痛苦和后悔已经填满内心。

“对不起,我不会再离开你了。”

宋香菜紧紧拉着王太卡的手,难过了好久。随后,宋香菜就离开了房间,准备把一切的麻烦解决掉。

等宋香菜离开之后,躺在病床上的王太卡忽然睁开了眼。

曾经和现在闪过,眼神里痛苦和挣扎交错。

“那年那场大雪,真怀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