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国直播软件live下载ios

*** 难道要原路返回?

可是原路回不去啊。

就是能够顺利到了海神庙,也上不去。

自高处跃下来的,怎么上去?

绳子估计都难找到那样长的。

他们所在的地方,往回望,就是一石头山崖。

往上望,山崖呈垂直状,极高,高得望不到崖顶。

看着就连攀爬上去都不可能。

此处是山崖一侧,脚下都是石头,还有些海砂,海藻,往水边走便很滑了,随时可能滑进水里去。

海浪还不,不时拍打上来。

左右两边延出的石滩也不宽,估计也只能心走过。

除此之外,竟然是什么都没有。

少女小静

没有花没有树,没有。

当然,如果能够爬到崖顶上,上面可能是陆地,就那么往回走应该也能回到四明城。

毕竟他们这里应该就是大海边际,往后就是陆地了。

可问题是,爬不上去啊。

可能原来他们跳下的高度有多高,这山崖便有多高,应该还要再高一些,毕竟他们之前本来就是潜水进了山洞里的。

山崖陡直,无处落脚,人根本上不去。

所以,从这一条路上去是不可能的了,这也根本就称不上是路。

有几个侍卫的肚子咕咕咕地叫了起来。

自打在上面一人吃了两条金丝银鲟之后他们就都没有吃东西了,由现在的天色看,那已经是前天傍晚的事,也就是已经过去一天一夜了。

这一天一夜里他们还经历了那么多,还被海油和黑鱼赶着狂奔,早就已经消耗掉。

若是普通人这个时候估计就已经倒下了,也亏得他们都是习武之后。

现在每个人身上倒是都揣着几十颗珍珠和一些宝石的,可是有什么用,这会儿也换不来食物。

云迟看向了晋苍陵。

晋苍陵沉声道:“原地休息,尚有体力者试试捕鱼。”

这里是海。

海里总有鱼的吧?

骨影立即就去安排。

云迟走到水边一块大石头上坐下,脱了鞋袜放到了一旁。

这一天一夜里面水道都是有水的,靴子布袜早就已经浸湿了。

她一看自己的脚,果然是泡得发白。

估计每一个人都一样。

其他人也都在另一处,把鞋袜脱了下来晾上一晾。

她倒是有火啊,但是在这里要找能生起火堆的东西都难。

没有柴火。

云迟叹了气。

其实早该想到的,丁二斗过,这海族的海神庙是通往大海的。

他们的出路那自然就是大海了。

晋苍陵坐到了她身边来,拿起了她又脏又湿的靴子和布袜。

云迟睨向他,“王爷连臭鞋子臭袜子都要替我烘干啊?”

“不要?”

“要要要。”

不要是傻子。

晋苍陵便没有再话,双掌一合,内力逼出靴子的水来。

他瞥了一眼她垂落在水上的脚。

“都正经女子不在人前除袜脱鞋,露出双足便是不正经女子。”他道。

云迟挑了挑眉,“那要是正经女子就是露了呢?”

“若被男子看到,便得嫁他。”

“那我不就是被你看到,所以嫁你了?”云迟嘻嘻笑着,歪过头来,靠在他肩膀上。“既是要嫁你了,看一次也是看,看两次看三次也没关系啊。”

着,她踢着脚,嘻嘻哈哈地扬高了起来。

腿一扬高,裙摆便滑上,露出一截白藕似的腿。

晋苍陵脸都黑了,低斥一声:“放下!”

他们这么背对着其他人,别人是看不到她的腿她的足,可这么踢起来,后面的人是可以看到的。

他看到没关系,别人休想看到一眼。

云迟撇了撇嘴,把脚放下,了一声,“迂腐。”

真的是笑死人了,看到脚就要嫁给对方了。

晋苍陵扫了她一眼。

云迟不过安分了一会,便又坐不住了,“苍陵,以你的内力轻功,你上得去吗?”

“你当本王是神仙?”

宗师也不是能够上天入地的。

“那难道我们要游水回去?”便是游水,都得祈祷他们能够找到一个地势稍低的地方,能够让他们爬上去。

这边的悬崖看来是不可能了,另外一片陆地还不知道在哪里呢,万一游了三天三夜都找不到,那他们都要活活渴死在海上,饿死在海上,累死在海上。

她回头,只见丁二斗坐靠在出旁,垂着头,好像是累得睡着了。

木野正跟骨影和另几个人脱了鞋袜挽了裤腿在另一旁下了水,准备去抓鱼呢。

但是大海茫茫,他们什么工具都没有,就这么两手空空要下去抓鱼,看来也是堪忧。

“海上会不会有渔民?有船?”她又问道。

晋苍陵道:“渔民自然是有,也有人往宫里进贡鱼虾贝,但此处有无渔民,本王不知。”

谁知道这里是不是当真有人烟居住的内陆?

“应该没有吧。”云迟又叹了气,“海族的人既然是要找地方建海神庙,当然是要找一个远离人烟的地方,不可能找在近渔村的海边,否则周围常有渔船来往,岂不是很容易让人发现这个地方?”

“嗯。”

这一点,晋苍陵倒是赞成她的意见。

“那就是,我们得在这儿等死了啊。”

“你像是会坐着等死之人?”晋苍陵斜瞥了她一眼。

云迟倒到他腿上,眨着眼,“不,我会躺着等死。”

“行了,少这个字。”晋苍陵低斥了一句。

以前他毫不忌讳死这个字,但现在却是不喜欢听她起。

云迟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其实,死不了。

大不了我们回去,把那些黑鱼从海油里挖出来吃了。”她自己一边着,一边做了个轻呕的动作。

晋苍陵沉默了片刻,道:“曾听,古时有高僧以自己的肉,救活了一个将死之人。”

云迟顿时瞪大眼睛看着他。

“王爷,公子,你该不会是,你准备把你的肉削出来给我吃吧?大义啊,恩人啊!”

晋苍陵嫌弃地看了她一眼,道:“不,本王的意思是,你的肉应该比高僧的要细嫩多汁。”

“呸。”

云迟顿时瞪着他,“你想吃我?”

“本王想之久矣”晋苍陵眸里露出不可察觉的笑意,低下头来,覆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唇,“便从此处吃起如何”

不如何啊,无耻之徒

要饿死了,他还有此色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