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瓜视频污

电视里是个无声的画面。

镜头拍摄自外太空。

漆黑浩瀚的太空背景中,群星闪耀点缀。

在镜头的远处,密密麻麻的锥形物事静谧的漂浮着,这场景既壮观又诡异。

在军中呆了两个月的陈锋认识这些锥形物事。

正是世界政府引以为傲,代表人类当前科技水平最高的结晶,号称能开启下一个时代篇章的星空舰队。

整编上千艘大型母舰,上万艘护卫舰,中小型战斗舰近十万艘。

在舰队群的旁边,还有数个大型空间站正紧锣密鼓的生产着据说载客量达到二十万人的殖民舰。

目前已经建成近百艘殖民舰,只等生命冷冻技术经过最后的可靠性验证。。取得突破进展,便将会有两千万人进入殖民舰,正式向太空迈出最遥远的一步。

如此庞大的舰队堆叠在一起,看起来蔚为壮观。

突然,宇宙背景下,舰队群里乍现一缕亮光。

紧接着,点点光芒在太空中接二连三的闪烁而起,此起彼伏,几乎照亮了漆黑的宇宙。

植物园里的戴小帽女孩图片

这是爆炸,在极短的时间内,这十余万艘战舰一起爆炸了。

眨眼后,这十余万艘太空舰统统化作璀璨的烟花,彻彻底底的消散在太空之中。

电视里的画面美丽得让人绝望。

舰队群里,上千万人瞬间失去了性命。

人类迄今为止最引以为傲的武力。 。转瞬间烟消云散。

电视里出现旁白。

“这是五分钟前的画面。我们的星空舰队,军覆灭了。”

旁白的声音很平静,但透着股悲怆绝望。

陈锋知道这声音的主人是谁。

他还在军中时,就时常听这声音的主人在电视里讲话。

这是世界政府的现任领导者。

电视里话音刚落,一团圆盘状的庞大黑影以极快的速度由远及近,出现在镜头里。

黑影的飞行速度快得令人匪夷所思,但其飞行路径的后方竟未喷薄出任何用来推进的介质,表明黑影的推进方式区别于所有人类掌握的能源科技。

这正是陈锋上次所见的那悬在空中的物事。

在突破星空舰队的残骸组成的碎裂带后。火中物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黑影又骤然停止在太空中。

一个庞然大物从极动到极静的瞬间转变,又完违背了惯性定律,让陈锋看得心中违和难受至极,如同一只猫在他耳畔抓挠玻璃,令他头晕目眩,恶心欲吐。

紧接着,电视画面消失,只剩下一片漆黑,但先前那解说的声音并未停歇。

那声音的主人继续用难以言喻的语气说道:“对不起。我们战败了。我们为今天准备了五百年,但依然战败了。我们甚至连……哪怕一丁点的反抗都做不到。对不起……”

声音渐渐消弭。

电视上骤然探出四个字,“信号中断”。

原来,这些人打从一开始就知道会有这一天。…,

星空舰队、军队体系诸如此类的体制,都是为了今天所做的准备。

只是敌我双方实力悬殊太大,恰如不论蚂蚁的巢穴筑得再坚固,在灭世洪水面前都是徒劳。

这连螂臂挡车都算不上。

心中正感概着,陈锋鼻子突然有点痒,下意识揉了揉,放下手来一看,手背上是黏糊糊的殷红鲜血,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流出来的。

唔,那鬼东西应该已经进入大气层了吧?

和上次一模一样。

电视毫无征兆的轰然炸开,灯光骤然黯淡。

陈锋的视野又变成一片雪白,熟悉又陌生的撕裂痛楚再度从身体里各个地方涌起。

有过一次经验的他,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无法抵御这种发自灵魂的痛楚。

他慢慢软倒在地上。

临死去前,他只隐约在心中咒骂了一句。

就知道是这样,躲地下也没用。

……

睁眼。

天又快亮了。

陈锋在床上静静躺着,手指摩挲被褥,等疼痛退潮,脑子空闲下来,他又在心中默记回忆了两遍《乏味》和《夜已深》的旋律。

他这才慢慢坐起来,双手抱膝,思绪万千,心中莫名有些惆怅。

第一次做梦时死得太突然,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他没什么感觉。

这次知道了些前因后果,震惊于人类真会在千年之后灭亡,他的情绪多了几分波动。

但其实他与那个世界没什么交集。 。没什么不能割舍的东西,所以他与千年后的世界始终有种隔离感。

直到现在,他都没能百分百的确定那到底是现实,还是一场格外真实的梦,因为不管是梦还是现实,都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

可他就是止不住的在心中为整个人类文明的覆灭而感到惋惜。

这也太悲哀了,整个文明一起努力了五百年,到头来却依然弹指间灰飞烟灭。

在浩瀚的宇宙中,人类也太卑微与渺小了。

这是种很难形容的感觉,带着股悲天悯人,又带着股无力回天,还有几分遗憾与失落。

用了很长时间。火中物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陈锋才从这种复杂的情绪里挣脱出来。

他自嘲的笑笑,暗想,就算那是真的又怎样?

就算千年后人类真灭亡了,又怎样?

与我何干?

不论是现在,又或是千年之后,我都只是个微不足道的普通人。

我能改变什么?

我能管什么闲事?

我就连照顾好自己,都已经用尽力了。

陈锋跳下床,下意识说道:“小薇,给我冲一杯……”

算了,怎么又犯同一个错误。

陈锋耸肩,自己弄早餐,一杯热牛奶俩包子放进微波炉,按下按钮。

嘎吱一声,微波炉里传来轻轻脆响。

厨房里的吸顶灯熄灭,电源跳闸了。

白烟从微波炉后方窜起,厨房里弥漫起一股烧焦的味道。…,

微波炉烧了。

一年没用微波炉,他又有些心不在焉,忘了不能把金属物放进去。

倒霉,少说一两百没了。

陈锋嘴里嘟嚷着,又到卫生间去洗漱。

在给漱口杯倒水时,他眼角余光扫过镜子,看到镜子里自己略显苍白的脸色,愣了一下。

他可是记得很清楚,自己之前的肤色不是这样。

公寓管家虽然不算室外的高强度工作,可还是经常在外面走来走去。

陈锋原本的身板算不上过强壮,但也不瘦弱,肤色也很标准,不黄不白。

但镜子里的面孔上却透着股病态的惨白,一看就是太长的时间没出门。。缺乏运动与阳光照射导致的严重亚健康状态。

陈锋心头纳闷。

我明明只是睡了一晚上,怎么回事?

难道我在梦境里的体质变化,继承到外面来了?

这次他在梦境里是几乎没怎么出过门。

反正小薇会把一切都准备妥当,他也知道反正早晚会死,锻炼不锻炼的无所谓。

所以在梦境里后面两三个月时,他的健康状况和肤色的确已经变成了这样。

考虑到上次苏醒前后都没什么区别,他以为这次也会一样,所以压根没引起重视。

现在他知道原因了。

上次他当个低保户时。 。虽然也沉迷享乐,但却没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当个死宅,而是时不时的出门和人打打球,跑跑步。

毕竟上次他还惦记着其他低保户里的漂亮妹子,也保持了适当的锻炼,所以前后肤色变化不明显。

但这次,先当俩月预备兵稍微练好了些,但紧接着又硬生生的宅了十个月,还是那种不见天日的死宅,宅出毛病了。

陈锋揉了揉自己的脸,再捏捏拳,是稍微觉得有点虚弱。

算了,接下来多注意点,这个月就恢复跑步的习惯吧。

不过,在此之前应该先抄歌。

陈锋这个白天请了假。火中物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把自己关在房门里一整天,就连中午饭都没去吃,在电脑里一点一点的纯手工写出两首歌的完整编曲。

现在他还没掌握数码编曲的技巧,只能靠纯手工来完成。

虽然辛苦了一点,但看着密密麻麻写满曲谱的笔记本,陈锋的内心前所未有的充实。

窗外正日落西山,夕阳的光辉透过窗户洒落进来,照耀在笔记本的黑色人造革封皮上,反射出朦胧的辉光。

陈锋轻轻摩挲着封皮,内心充满期待。

不管以后这梦还做不做,我还能不能抄到更多的歌,只要运作好这两首,我的命运总该会有些不一样的地方了吧?

等赚到第一桶金,我拿来做什么好呢?

我这第一桶金,到底能赚多少呢?,